【新京報】曹德旺:1億多精英人群后面是12億打工人 誰救他們
2018-11-19 3976

新京報 記者:侯潤芳 

曹德旺稱,現在福耀低負債經營,這是我這15年來最享受、最美好的事情。他稱,福耀未來還會在做大做強主業上下功夫。

72歲的曹德旺依舊精力充沛。

早晨7點半,記者到達他的辦公室時,他已在會見第一波來客。采訪中談及“退休”話題時,這位雄心猶在的企業家有些激動,高聲反問:“你看我還年輕、身體還健康,為什么要逼著我退休?”

曹德旺原本打算9月份退休,中美貿易摩擦出現之后,他決定將這一計劃延后。“我為什么還賴在這里?我知道國家培養一個真正做事的人要花很大的代價。我是為中國做貢獻。”這位中國知名的企業家毫不掩飾自己“家國情懷”。

作為挺身而出介入現實的方式之一,曹德旺經常以犀利的言論而引發熱議,這一個人風格并未因屢次被推向輿論風口而有所改變。

談到中國經濟問題時,他直言:“6%的GDP增速還是太快,中國要做的是針對客觀的需求去補短板,要提高高科技方面的水平。”對于資本市場弄虛作假的亂象,曹德旺稱,要重典治理資本市場。而在談起自己一手創立的福耀時,曹德旺才從宏大的憂慮中抽身而出,即刻顯得輕松很多:“一些企業家的煩惱我沒有?,F在福耀低負債經營,這是我這15年來最享受、最美好的事情。”

曹德旺,1946年5月生,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專業供應商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。少時家貧,遍嘗艱辛,成功后致力于慈善事業,并常就各種問題直言發聲。近日,他入選《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名單》。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

 

“未來還會在做大做強主業上下功夫,一直堅持制造業”

新京報:過去十五年,你印象比較深的事情是什么?

曹德旺:15年前是2003年,在2003前一年的2002年,我們剛打贏了反傾銷的官司(編者注:2002年8月30日,經法院裁定,中國汽車玻璃在加拿大銷售不構成侵害,福耀玻璃贏得了我國入世后第一起反傾銷案)。

那對福耀來說是非常關鍵的一年,福耀在國際市場的銷售沒有受到影響。

福耀在1987年成立,從1987年到2003年的16年里面,我學會了怎么做玻璃,而從2003年開始,福耀整理過去學到的技術、經驗,開始做自己的產業,真正起步了。

新京報:總結過去的十五年,福耀發生了哪些變化?如何看待這些變化?

曹德旺:可以說,福耀真正的發展就是在這15年。在15年飛躍性的發展中,福耀的資產和股票市值翻了幾十倍。

15年中,最重要的一條收獲,就是堅持有所為,有所不為。有所為,就是帶著我會成功的信念,堅定不移得做大做強主業,把做玻璃這件事堅持做下去。有所不為,就是不被周圍影響,不改變福耀堅持做大做強主業這一發展目標。比如,福耀不往互聯網、房地產的方向發展。為什么?因為我知道,我的精力有限、我的資金有限、我的經驗有限,要把我所有的精力、資金、經驗都全部動員到發展主業這一位置上,而不是被其他的東西分散。

對于企業家來說,審時度勢是非常關鍵的。要非常謹慎,要樹立起高度的風險意識和責任意識。做一個有責任的企業家,必須明白——我們所從事的是一個風險事業。那么,怎么防范風險?要戒掉你的貪婪。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中,我自己感到非常自豪的一點就是,每次小小的事情都會引起我的重視,不能做的事情我必須堅持不去做。

我會堅持初心,做強主業。未來還會在做大做強主業上下功夫,一直堅持制造業,不會涉及房地產什么的行業。

“培養一個企業家不容易,我要為中國做貢獻延遲退休”

新京報:9月16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,你提到,自己本打算9月份退休,但在中美貿易摩擦發生之后,退休的事情還得往后拖一拖。

曹德旺:對啊,福耀本身就很大,現在又碰到貿易摩擦等各方面的要素,曹暉(注:曹德旺兒子)還不適合接班。

你看我還年輕、身體還很健康,為什么要逼著我退休呢?現在對我來說最好的、最符合我個人利益的,就是退休去玩。但我為什么還要賴在這里?因為我想到,一個國家培養一個能夠真正做事的人要花很大的代價。我是為了一種家國情懷,是為中國做貢獻,才這樣做。你說,中國有幾個我曹德旺這樣的企業家。

新京報:你打算像李嘉誠那樣工作到90歲?

曹德旺:我很愛國,也很愛我的員工。怎樣處理(退休)這個事情,我有自己的度。

“6%的GDP增速還是太快,高科技短板待補”

新京報:今年以來,不少人對中國經濟憂慮,你如何看?

曹德旺:我認為不是憂慮,是中國人對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值。在過去很多年,我們中國的GDP達到了九點幾的增速。你看美國過去的30年,什么時候GDP增速超過3%了?一個國家GDP的高增長不一定是好事,經濟應該是曲線式的逐步往上走。國家必須進行適時的調控,壓一壓是正確的,GDP跌下來一點有什么大驚小怪的。

而且,在前些年,由于單純追求GDP增速,引發了很多低水平、同質化的重復建設,這對經濟的破壞比較嚴重,導致生產能力過剩、環境污染等。

中國經濟已經高增長了這么多年,是不是還需要那么高的GDP的增長?GDP的增長要通過人來實現,我們人口增長才多少,那么高的GDP增長哪里來的?在改革開放初期,基數低,加上市場緊缺,GDP高速增長可以理解?,F在什么都有了,就不要對GDP有那么高的期望值了。接受現實,經濟必須做調整。

新京報:具體做哪方面的調整?

曹德旺:各方面。6%的GDP增速的增速還是太快,中國人口才2%的增長,GDP怎么實現的6%的增長?美國、日本、德國這些國家的GDP都沒有這么高,我們中國為什么要這么高增速?GDP始終往上跑才有問題,必須在波動中的平衡,中國經濟不需要那么高速度的增長。

GDP多少的增速合理?我認為隨緣,根據中國的實際需要,多少都可以。中國要做的是,針對自己客觀的需求去補短板、進行建設,而不是講GDP增速。

新京報:哪方面的短板需要補?

曹德旺:應用材料技術方面有待提高,比如現在中國要進口芯片。這些年中國通過努力,傳統產業方面的追趕基本上做的差不多了,但很多高科技產品還有短板。

“政府出手馳援民企不是長久之計”

新京報:最近資本市場一度有“國進民退”的說法,你如何看待這一說法?

曹德旺:如果“國進民退”存在的話,我認為這是國資被動的行為。國資企業本身沒有權力做出這個決定,是地方政府為了拯救這些民營企業,讓國資出手把這些企業先收下來,國企不聽不行,必須執行,這是“國進民退”真正的真相。

可以說,這種“進”是被動的“進”,不是主動的“進”。“進”的目的是為了救這個民營企業,不讓民營企業倒下,這種“進”是善意的參與,而不是惡意的抄底。

現在國企托管一下,目的是不讓民企倒下來。“國進”確實不是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,但在目前的情況下,地方政府也只能這樣做,政府現在也處于兩難的位置。

新京報:在你看來,政府應該出手“救”嗎?

曹德旺:目前政府的做法不是解決問題的長久辦法。短期可以,長期作用有限。

這種事情剛發生的時候,政府還很豪爽,會馳援一下,但不是長久之計,公平的做法是,誰做的事情誰承擔責任。市場有進有退,有贏有虧,賺了是你的,虧了也是你的,不該政府來兜底。

新京報:據你觀察,民企面臨目前這種困境的癥結在哪里?

曹德旺:短貸長投是這次民企困境爆炸的導火索,但根本癥結在企業家的“頭(腦)”,民企負責人自身經營素質有待提高。

此前一段時期,銀行有很多錢,民企跟銀行簽訂一年的貸款合同,拿著這種短期融資去做長期投資,希望能夠賺快錢。但這無異于火中取栗,到炭火中取栗子,肯定要被燙到手。等銀行貸款到期,企業放出去的投資的錢收不回來,資金鏈斷裂,企業陷入困境。據我的了解,出問題的企業中,大部分都是這樣的狀態。

很少有企業的老板意識到短貸不能拿去做長投。企業家你把企業的股票拿去抵押,抵押了做什么?拿去投資,知道投資有風險嗎?企業現在崩盤了,政府拿錢去救,這公平嗎? 

我的企業也是民營企業,為什么此次福耀不受其害?因為之前福耀也犯過這方面的錯誤,1984年、1993年經歷過兩次資金鏈方面的危機,后來我們吸取了教訓,知道不能這樣做。

“企業家必須面對宏觀經濟調整的現實”

新京報:對處于困境中的民營企業,你有什么建議?

曹德旺:要自己救自己。要意識到,中國的企業家是中國精英人群的一分子,而在這1億多的精英人群后面是12億打工的人。如果要求國家來救這部分精英人群,誰來救精英人群后面十多億人?所以,作為企業家,我們要馬上清醒過來,不要僥幸想著政府來救,要自救,求誰都沒有求自己最有用。

企業家必須面對宏觀經濟調整的現實,和國家去杠桿政策統一,最好的辦法就是把自己企業的業務分為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等檔次,留下最好的業務來經營,留下自己有能力、有把握、有興趣掙錢的業務,其他的業務該重組的重組,該破產的破產,該賣掉還錢的賣掉。

新京報:目前看,民營企業發展環境還有哪些地方可以改善?

曹德旺:福耀從零發展到現在,也是在目前的環境下壯大的。應該說,環境對每個企業家都是公平的。我建議的是,所有的民營企業家都要真正反思和檢討自己,這樣才能進步,要自己檢討自己的差距在哪里。

目前最需要改善的還是,要提升企業家隊伍的素質,發展、培養企業家自身的綜合素質。比如,最近出現的“短貸長投”的問題就是因為我們企業家的素質不夠,起碼說明了企業家自身風險意識不夠。如果把所有的問題都怪到國家和市場環境上,我認為是不公平的。

新京報:今年業界還很關心的一個問題是,小微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的問題。

曹德旺:小微企業融資難是全世界的難題。一方面,強制銀行給小微企業貸款是沒有道理的,因為銀行也是企業,也要追求盈利。但小微企業要不要辦下去?當然要辦,而且非辦不可。

那如何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?用財政手段幫助小微企業。什么是財政手段?國家首先把小微企業的定義定清楚了,比如雇工10人以下的企業是小微企業。對這些小微企業應該免征稅。馬云也好、李書福也好、我也好,我們的企業都是從小微企業做起來的。等小微企業成長壯大之后,再讓它們交稅,到時它也會心甘情愿得交稅的。

比起解決融資的問題,幫助小微企業減稅更重要。也能通過減稅,把免稅的錢用來補貼小微企業高利貸的利息。

■同題問答:

新京報:過去一年,你最大的改變是什么?

曹德旺:最大的改變是大了一歲(大笑)。

新京報:心理上,比較深的感受是什么?

曹德旺:心理最大感受是福耀低負債經營,這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。這也是我密切關注社會、做一個負責任的企業,才會有現在的享受。

現在很多企業家煩的要死,我沒有這種煩惱。今年三季度福耀業績已經實現了去年全年的業績水平,今年業績肯定增長,只是增多少的問題。

新京報:過去15年當中,經歷的最美好和最遺憾的事情是什么?

曹德旺: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現在,現在這種享受的狀態。因為我的企業低負債或者是不負債經營,這對我來說是最美好、最享受的事情。

遺憾的事情?我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遺憾。后悔、遺憾有什么用?敢作敢當,做了就做了。

新京報:對未來您最大的期待是什么?

曹德旺:最大的期待是大家一起能夠渡過這次全球性的經濟波動。正是因為全球經濟處于一個下滑的狀態,才會有吵架,國家之間才會有摩擦。好比一個家庭的日子好過的時候,夫妻倆人可能會商量著去新疆還是西藏旅游,如果家里沒有錢了,兩夫妻可能就會打架。

新京報:在你看來,這一輪全球性經濟的波動可以稱之為危機,是嗎

曹德旺:危機還沒有真正開始。這算什么呢,算是有點涼快吧。我把它比喻成季節中的重陽節的天氣,現在還是比較享受的天氣,穿下襯衣加西裝就行了。

 

■ 微言

中國企業家的煉成離不開大時代

經濟學家把一些致富之道總結起來,發明了種種經濟學,如古典經濟學家關注勞動的勞動經濟學,自熊彼特以來關注創造發明的發展經濟學、關注資本的金融學等。

而關注人的內在主觀價值和行動的經濟學,則是奧地利經濟學。在這個過程中,人要決策、要選擇、要行動,還要承擔風險,核心是人,也就是企業家,以此為基礎的經濟學,叫做企業家經濟學。

曹德旺作為成功的企業家,經濟學老師講課的時候,他的案例,可以為所有的經濟學課堂提供非常有力的素材。

不過,秩序學者認為,人和事物的發展,都有其秩序維度。企業家的發展也是一樣。曹德旺先生在中國白手起家,到最后走向全世界,都與秩序維度的成長有很大的關系。

在八十年代開始,中國開始有了商品買賣的市場秩序,九十年代中國開始了汽車工業的發展,以及私人企業的發展,加入WTO以后開始了大規模融入國際市場,大規模發展城市化,汽車產業進一步飛速發展。與此同時,中國金融市場秩序在房地產市場的推動下快速成長起來。

在曹德旺的每一步發展中,都碰到了市場秩序成長的機遇。當然其本人作為有擔當的企業家,每一步都承擔了市場秩序建設的責任。這使得他作為成功的企業家,也有了成功企業家所需要的市場秩序維度的支持。

中國企業家進入美國,曹德旺做得更好,他自己總結的經驗是,做人要誠信,做企業也要誠信,只要誠信為本,就可以很好地融入美國。從秩序的角度來說就是,誠信可以贏得美國所有維度的秩序的尊敬,從而去除了進入美國市場秩序和其他秩序時所能碰到的所有的障礙,從而成功在美國生存、立足,并得到很好的發展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曹德旺為中國民營企業,甚至是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一個樣板。

□毛壽龍(中國人民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)

 

 

俄罗斯z oo猪